上海时时彩zhh

上海时时彩走势图100期:孩子看書太快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?

發布時間:2017年10月14日

上海时时彩zhh www.gybhht.com.cn 桐桐讀書比較快,甚至超過我。比如最近她迷上了曹文軒的《青銅葵花》《草房子》等作品,都是近300頁的厚度,我看了都發憷,她卻見縫插針各用了不到兩天就讀完了。

  我驚訝于她的閱讀速度,問她怎么能讀得這么快,小家伙說:“遇到實在無聊的描寫,我就跳過去?!?/span>

1.jpg


  一、擔心是多余的

  有朋友看到我關于桐桐讀書之快的這類記錄,擔心地問:“讀這么快,會不會只記住大概情節而忽略了語言修煉呢?”她說她小時候讀書速度也飛快,但現在回頭看,覺得太快了會影響文字的吸收和應用。

  說實話,一開始我也有點擔心,怕她囫圇吞棗讀不懂;可又不想用提問給她增加壓力,或者直接問她是不是讀懂,怕打擊她的信心。她到底讀沒讀懂吧?我腦子里一直繃著一根弦。

  于是,偶爾跟她共讀的時候,我就會有意請教她,里面的哪個主人公哪件事之類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沒想到,每次這樣請教的時候,她總能回答出來。

  其實,她讀不懂的時候,也會主動要求重復閱讀。比如《彼得·潘》這本書,她就一連讀了三遍,問她為什么要一讀再讀,她的回答是:“里面的人物都是外國名字,我老分不清誰是誰?!?/span>

  當然,對于很喜歡的書,她也會一讀再讀,比如《長襪子皮皮》和《調皮鬼日記》等,都重復讀了很多次。

  她的這些表現,讓我確信她的閱讀速度雖快,卻不是一知半解和片面追求速度,而是真的達到了一定的閱讀水平。

  二、閱讀不是語文課

  綜合上述觀察,我以為桐桐閱讀速度快不是什么缺點,沒什么好擔心的。至于“讀這么快,是不是只記住大概情節,忽略了語言修煉”,倒不是我關心的問題。

  我主張“早期閱讀,娛樂至上”。意思是,對于以游戲作為主導發展活動的學前期孩子來說,書本其實就是特殊形態的“玩具”,是為他們的快樂而存在的,而不是主要為了發揮教育作用。

  既然是玩具,那么讀得開不開心,喜不喜歡就是最主要的,至于書本所承擔的包括教育方面的其他功利功能,都是下一層面的東西,是自然滲透的結果。

  桐桐雖然已經過了學前期,但還沒有進入到成人的閱讀階段,閱讀過程本身的快感對她來說更為重要,而這種快感對于閱讀習慣的鞏固、閱讀興趣的保持是極為關鍵的。

  反之,如果在“文字的吸收和運用”方面懷有硬性的期待,則難免會好奇甚至有意地去想辦法檢查他們的吸收結果。這樣一來,課外閱讀活動就和課堂的語文學習活動等同起來了。

  我們都是語文課上的過來人,對那些刻意設置的“文字吸收”環節的枯燥感受深有體會。

  我寧愿視課堂的語文學習為“精讀”,把文字的吸收和運用功能交給它;而課外閱讀則作為一個“泛讀”“博覽”的過程。 這個“泛讀”和“博覽”,能起個增強語感、接受文學滋養、領略不同大家風格的作用就很不錯了(當然,百科類的閱讀還有科普等功能)。

  三、美好的事與美好的人

  不是有句話么?“熟讀唐詩三百首,不會作詩也會吟?!彼檔撓Ω鎂褪遣├賴難兆饔?。別看這個博覽沒有刻意指向“文字的吸收與運用”,它的日積月累,其實也有穿石之功。

  可以讓孩子盡可能廣泛地接觸不同的文風、拓展不同領域的知識、豐富自己的生命體驗。而這些是比“文字的吸收與利用”更活的東西,能賦予文字靈魂,讓文字更靈動更有生命。

  不把“文字的吸收和利用”當作檢驗閱讀水平的標準,還因為 它不過是技巧層面的東西,而技巧之外,閱讀過程中所發生的感染、熏陶、滋養等生命體驗過程,是超越文字技巧層面的,也是文字技巧無法代替的,真正流傳千古的文學作品,作者其實都是人學大師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考慮:這個年齡的孩子對閱讀活動的需要,更多還是興趣本身的驅動,而非為了完成某個任務(當然探究學習就另當別論了)。想讀什么就讀什么,想怎么讀就怎么讀,沒人提問,沒人檢查,不用寫讀書報告,這是一種多么美好的狀態??!

  即使她不能完全記住所讀的具體內容,也沒有在文學修辭方面有所長進,又有什么呢?“愛閱讀的孩子不會變壞”,閱讀會讓她成為更美好、更有品位的人,這就夠了!


熱門推薦
相關推薦
上海时时彩zhh